駱知茹

💙

戰地雪絨 [團愛/智中心] 3

團愛向無cp,本章主潤智情節

第三章

 

「翔醬,十一點方向!」相葉背上揚起了綠光造成的翅膀,在架起防護網的同時,也在空中觀看著整個形勢,提醒眾人敵人的動向。

櫻井在聽到相葉的指示後,立馬施出熊熊火炎,埋伏在前方灌木叢裡的魔族瞬間被消滅。

大野在胸前比劃了一個忍遁術的手勢,洶湧的水波隨即以大野為中心,往四面八方沖刷開去;同一時間,松本先在手心蘊釀出紫色的魔法光球,然後朝地面狠狠砸去,硬生生就把完好的陸地撕裂開了,順勢將魔族小兵們全都沖落土地的裂縫裡。

失去了嘍囉的掩護,魔族的頭目陷入了苦戰。先峰櫻井的烈火太咄咄逼人,要擋住每一招攻勢已不是單用吃力說可以形容的事。那魔族緊咬牙關,正苦苦在尋找反擊的時機時,一道電光卻無情的從他背後打過去,正中心臟的位置。

只見那表情吃驚的魔族身影逐漸模糊,最後化成灰飛煙滅於大氣中。在魔族消失之後,櫻井看向剛剛的方向,沒有魔族在阻擋視線,總算能看到負責突襲的二宮。

相葉收起防護網,笑盈盈的降落在大家旁邊。

整場戰鬥就跟他們的預想一樣,魔族的布陣跟招數都盡在掌握,一點額外的波瀾都沒有。如果要說哪裡有問題的話,那就是太順利了,順利得像魔族按照他們所訂的作戰計劃寫成了一個劇本,又不辭勞苦的陪他們排演一次。

 

二宮總覺得哪裡不對勁,他急速在腦海裡回想昨天研究的情報,然而卻想不出個所以然,正當他以為只是自己過慮了的時候,一陣黑色的風暴忽然襲向離他們稍遠的松本。

「J—!」二宮大喊,眼看趕不及過去,只能提醒松本有危險。

松本剛才也跟二宮一樣,看著這片所謂魔族的根據地覺得有說不出的違和感,就在他走神思考的時候,只聽到二宮特色的小尖嗓在喊自己,黑色風暴瞬間逼近眼前,松本隨即抬手做防護姿勢,但恐怕還是來不及了。

在千鈞一髮之際,倏地湧出的淡藍色泡沫把松本妥妥包裹起來,溫潤的水氣將風暴抵消了。大野蹤身一躍,在空中劃出一個完美的弧度,然後落在松本身前,擺出了備戰的架勢。

被護在身後的松本看著大野剛剛那個靈動輕巧的跳躍,又看著他像剛烤好的麵包一樣微微鼓起的臉頰,縱然覺得回憶的濾鏡使色溫全都失調了,但依舊無阻過去跟現在在這個影子裡無縫重合。

可是現實顯然沒有給松本太多的時間去安撫自己的記憶。黑褐色的枯葉漫天飛舞,慢慢往中心點聚集,結成一個蠶蛹在半空懸垂蠕動,未幾,又括起一陣強待風,而一抹黑影亦從中破繭而出。

待眾人適應了撲面的疾風再張開眼睛時,眼前出現了一個單薄冷峻的身影,一襲黑色的長袍隨風擺動,在咖啡色的短髮襯托之下,臉上純白精緻如陶瓷般的面具更覺攝人。

風漸漸靜了,那人雙手交叉在胸前,緩緩降落地上。明明不再飄浮於半空,卻依然一副高高在上的神情,手指頭隨意一撥,卻往二宮的方向憑空打出一道黑色的電流。

二宮本能一避,黑電卻明顯不是往他身上打,只是朝他的腳邊擊出一個大洞,與其說這是攻擊,倒不如說是明目張膽的挑釁。雖然眼前的人未知來歷,但這樣活生生的侮辱也激怒了二宮,琥珀色的瞳孔帶著怒意,抬頭一瞥竟驚見那人正在肆無忌憚的笑,就像是在看他們笑話一樣。

沒錯,即使在面具的遮擋下,彷彿仍能看出那人在陰森地咧嘴而笑。

「幸會了,久仰嵐隊的大名!」如電腦合成聲般刺耳的嗓音,讓氣氛更為詭異,「下次就可不是打個招呼那麼簡單了。」

說畢,伴隨著讓人心寒的笑聲及一陣乾燥而猛烈的狂風,那人消失在他們眼前,剛剛黑褐色的枯葉卻留下一片緩緩飄落。

 

五子趕忙上前察看,那人站著的地方卻不留一點痕跡,連個腳印都沒有,只剩那片小小的葉子證明剛剛的並不是一場魅影。

相葉雙手撐著膝蓋,瀏海柔柔垂在額前,從小對靈力魔法感應異常靈敏的他,明顯因那人的出現而受到不少衝擊,「我感受不到那人有魔族的氣息。」

「那是暗系魔法吧!」二宮雖然被襲擊,卻在最近距離看到那人的招式,因此能比較肯定的作出推測。

「可是暗系魔法使在那場大戰以後早已不存在了。」雖然大家對二宮的判斷一向都非常有信心,但行動百科全書櫻井還是忍不住在腦內科普了一下,「暗系魔法師本來就非常稀有,當年大戰的時候,有暗系魔法使投靠了魔族,然後在魔法使界進行殺戮,到第一次簽訂暫時停火協議的時候,暗系魔法使亦從此消聲匿跡。」

在櫻井上歷史課的同時,大野輕輕蹲下,伸手從地上沾了點沙子,然後一股淺藍的水力從靜脈漫延至指尖,感受到指尖傳來的顫動,大野眼神一暗,「翔君,我看還是把這裡的線索帶回行風館再作分析吧!」

「我知道了。」聽到大野的話,櫻井也放棄再跟歷史知識再作糾纏,畢竟繼續在這裡瞎猜胡想也沒任何意義。

 

「Leader,」當大家都把心思放在那個神秘人的身份時,松本叫住大野,「當年我魔法力量覺醒,使者要帶我走的時候,我一點都不害怕,相反,我很高興。」

大野聽到松本的聲音,只是緩緩站了起來,並沒有回頭看他。

「因為,我想變得跟那個人一樣強大。」看著那麼熟悉的背影,松本笑得很溫柔。

「說什麼呢?」大野往松本的臉上捏了捏,「真可惜呢,松潤的臉沒我想像中般柔軟啊……」

當松本因大野的舉動愣住時,卻見大野佻皮一笑,「收隊!」然後摟著相葉跟二宮的肩膀小跑開了。

櫻井把那人遺下的葉子收好,一副不經意的樣子走到松本身旁,「你有聽說過狼群嗎?在狼群的世界裡,領袖是走在最後頭的,因為牠是整個團隊的守護者。」

「牠雖然走得最慢,驟眼看來一點也不起眼,但牠卻確保沒有任何一個被遺下,確保大家都走在正確的路線上,確保自己能隨時衝到任何一個隊友的身邊作出保護。」

松本和櫻井看向前方,在陽光照耀下,那個背影雖然柔和,卻異常好看。

「在我心中,他強大得無所不能。」

 

评论

热度(3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