駱知茹

💙

戰地雪絨 [團愛/智中心] 2

第二章

 

行風館的會議室內,松本將這次的作戰計劃立體投影至房間中央,「這次我們的目標是魔族在城東近郊的一個根據地,由於附近沒有民居,我們可以放手攻擊……」

嵐隊的戰略部署本來由櫻井負責,但自從松本加入後,便陸續從櫻井手中接過這部份的工作。

「跟往常一樣,翔君使用火系魔法打頭陣,防護網的部份則交給相葉醬,而Nino這次則用電系魔法負責特襲。」

「那麼智君這次也跟我一起負責先鋒的部分嗎?」櫻井抬了抬手指,在代表自己的紅色區域旁邊畫了個圈。

「不,這次我想利用水系魔法漣漪的特性,讓Leader站中央的位置,我會跟他配合。」松本說罷又扭頭看大野,「Leader你覺得呢﹖」

「我覺得都很好啊﹗」看似沒睡醒的大野卻總會在被點名的時候適時回答,「就按松潤的計劃去做吧。」

 

會議結束後已經是半夜了,在廚房泡好咖啡回去的途中,松本發現情報收集室居然還亮著燈。

「還未睡嗎﹖」

二宮把視線從屏幕移到門外的人身上,看到松本和他手上的咖啡後說,「你也一樣還沒打算睡啊。」

「還剩點資料想先整理一下……」松本順勢走到二宮旁邊的位置坐下,剛好看到屏幕上關於這次任務的情報,「你好像很在意這次的對手。」

二宮鬆了鬆肩膀,然後靠到椅背上,「總覺得這次的魔族在行事作風上跟以往不太一樣,不過也許是我多心了。」

「這樣啊……」松本盯著屏幕,一副思考中的樣子,只是二宮卻明顯看得出來,他思考的內容跟自己在研究的情報一點關係都沒有。

「你怎麼了﹖」

「沒什麼,我只是覺得嵐隊跟我想像中很不一樣呢,大家都各施其職……說起來,Leader還真放心讓大家各自做自己的事。」大概意識到這樣說也許會惹人誤會,松本急忙補充道,「我不是說這樣不好, Leader很溫柔,從不會把自己的想法強加於別人身上,而會聽完每個人的意見以後,耐心的一起試做看看,正因為他這樣溫柔,所以大家才能充分發揮自己所長。」

「只是,」松本想了想又繼續說,「在加入嵐隊之前,我以為這樣有名的隊伍,會是紀律嚴明,大家都十分拘謹那種。」

「大叔嘛,就是那個樣子,習慣了就好。」二宮拍了拍松本的肩膀,一貫笑得聰慧而皎潔,「可是,嵐隊的隊長也只能是他了。」

二宮打了個響指,收起了懸浮中的屏幕,「時間不早了,我也差不多該睡了。」臨走的時候,卻又回頭問松本,「J,你還在找那個魔法使嗎?」

 

=================

 

松本心裡一直惦記著這麼一段過往:在他還沒有長得那麼輪廓分明,還沒有長成立派的大人,還是個像包子般討人喜愛的大孩子時。

 

「你不要過來﹗」松本拿著一枝明顯是隨便從地上撿起的鐵棒,努力將一窩剛出生的小鹿護在身後。

「小鬼你那麼緊張幹嘛﹖」一身黑衣的魔族邪魅一笑,「很快你跟你身後的崽子都會一起上西天的。」

「可惡……」松本不自覺往後退了一步,把手中的鐵棒握得更緊了,但這些動作顯然對目前的處境沒有任何幫助。

松本自小喜歡到村子附近的山頭玩耍,雖然自己不怎麼受動物待見,但他依然享受在遠處看著牠們,親近一下自然。最近有窩小鹿出生了,松本就更頻繁往山上跑,想不到今天居然會攤上這樣的事。

「真可惜啊,本來不想開殺戒的,可是讓你把我們魔族的行蹤給暴露了的話就麻煩了,」魔族故作為難地說,「怎麼辦呢﹖你覺得我該先從哪裡下手呢﹖」

說罷,魔族伸出化為利刃的右手,一步步向松本逼近。

松本自知無路可退,只好硬著頭皮將手中的鐵棒擊向魔族,但這小把戲哪裡是魔族的對手,只見那黑影輕輕一閃,松本唯一的武器便瞬間落入對方手中。

「那麼,小鬼再見了。」

看著魔族朝自己舉起手刃,松本絕望地閉上眼睛,然而預期中的痛感並沒有出現,取而代之的是一陣溫暖的風。

松本試探著、小心奕奕的睜開眼睛,發現剛剛趾高氣揚的魔族已往後倒了好幾步,而胸口還插著一把散發著藍光的十字飛標。順著暖風的方向抬頭一看,只見逆著光,一個纖巧的身影半倚在樹上。

「可惡,魔法使居然找來了。」魔族還在做最後的掙扎,在胸前蓄起一束黑色的火炎試圖反撃,但樹上的人顯然不打算給他任何機會,右手從容一揮,一抹藍光往魔族逼來,黑色的身影隨即煙滅在藍光中。

剛剛的戰場只剩縷縷輕煙,魔法使如野貓般輕盈的翻了個空翻,然後平穩著地,留給松本一個瀟灑的背影。

大概是事出突然的關係,松本花了兩三才回神回來,一手抱起了因為前腿受了傷而無法掙脫自己懷抱的小鹿,跌跌撞撞的跑到魔法使面前,深深的鞠躬,「謝謝你救了我們。」

「啊,受傷了呢﹗」

「是啊,」松本把懷裡的小鹿推向魔法使,「怎麼辦﹖牠才出生一個禮拜。」

也許是被過份認真的松本逗笑了,魔法使指了指松本正在流血的前臂,「我說你呢。」

 

「抱歉呢,我不會治療魔法,只能先替你們做簡單的包紮。」魔法使撕開了自己白色外衣的下擺,細心地為松本跟小鹿包紮。松本這時才發現,眼前這位救了自己一命的魔法使也不過是個少年,或許只比自己大個兩三歲。

「你很厲害呢﹗」

那魔法使正為松本包紮的雙手頓了頓,眼尾溫柔地彎成一個好看的弧度,「我一點都不厲害啊,不過是因為我有想守護的東西,所以才看起來好像很厲害的樣子。」

「在我看來,你也很厲害啊,」看著松本一臉沒聽懂的樣子,那人揉了揉松本包子般的臉蛋,「等你再長大一點就會明白了。」

「這些呼弄小孩的話我都聽膩了,」松本低頭踢著腳邊的石子,「要不你教我……」

樹林裡只有群鴉飛過的聲音,待松本回神過來,哪還有什麼魔法使的蹤影。

 

松本往前追了兩步,最後又看向逆光的樹梢,「我們一定會再見的。」

评论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