駱知茹

💙

戰地雪絨 [團愛/智中心] 1

團愛魔幻向,智中心, 無CP

構思了差不多一年,有些團爰滿滿的片段想借他們表現出來,大概是個長篇,會盡力不坑的´・∀・`

==============

第一章

 

Blossom of snow may you bloom andgrow

Bloom and grow forever

Edelweiss, Edelweiss

Bless my homeland forever

 

「媽媽...」男孩哭喊着, 稚氣未退的臉上掛着亂七八糟的淚痕。

「乖,別哭了,」婦人強忍着淚水, 寵溺地撫摸男孩圓圓的臉珠,「你要成勇敢的男子漢,保衛我們的國家,媽媽以你為榮。」

「我們該起行了。」使者拍了拍男孩的肩膀,然後把頭上的黑帽脫下,朝男孩的父母深深地鞠躬。

婦人看着孩子滿眼眷戀,又擠出一個艱難的微笑。

 

兩抹身影劃過夜空,越走越遠越縮越細,最終消失於視線之中。

 

「我們也該趕緊收拾一下,戰火很快會蔓延過來,我們要跟着大伙兒撤退...」男人抱着懷中的女人,雖然不捨得孩子,但現在的處境讓他不得不保持着最後一分理智。

烽煙痕跡處處,婦人看着已不再熟悉的家園,輕輕靠着身旁的男人,眼淚卻再也止不住了。

「待和平了以後,孩子就會回來嗎?」

 

魔族和人間界的戰爭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呢?大抵誰都不清楚了。

 

在這個紛亂的時代,人間某部分人會覺醒成為魔法使,在他們覺醒以後,便要與家人分離,接受魔法及軍事訓練,然後投入與魔族的戰爭。

他們別無選擇。

 

而普通人,則只能安分地過該有的生活,把命運交托給一眾魔法使,幸運的話,或許可以過上幾個月安樂的日子。

他們也別無選擇。

 

活在這樣的一個時代,誰又有資格逃走呢?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

雷雨倏然靜止,地動山搖亦平息下來,然後,櫻井起手一揮,將零星的火苗收於掌心。

看著大野向自己豎起了大拇指,櫻井給對方回應了一下默契的擊掌,然後成功的聽到大野說「翔君手掌很燙」的投訴。

這次的任務尚算輕鬆,為首的魔族不算是什麼狠角色,雖然花了點時間,但過程就跟想像一樣順利,縱然有點累,大家的心情卻很好。

「大功告成,可以下班了!」相葉一把摟住二宮的肩膀,高興地說。

「笨蛋你好像除了飛了幾片破葉子以外也沒有做過什麼。」

「Nino不要那麼兇嘛,」相葉對二宮的話好像豪不在意,依舊笑語盈盈的說,「任務完成了,我們去慶祝一下吧!」

「反正我沒有帶錢包,你要請我嗎?」

「好好好,你說怎樣就怎樣。」彷彿早就習慣了二宮的口不對心,相葉只歡快地開始討論該去吃什麼好。

聽到有關吃的,櫻井一邊興高采烈的加入討論,一邊回頭看了大野,「智君,魔族在這區的勢力也差不多了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大野沒答話,卻像個老爺爺般貓著背、微微抬頭看著遠方,顯然沒有聽到櫻井的話。

「智君!」

「嗯?」

「啊……沒什麼,今天辛苦了。」櫻井被大野的模樣逗笑了,想了想也覺得不算什麼重要的話,便乾脆換了個話題。

大野依舊若有所思的看著天空,「說起來,松潤加入我們已經一個月了。」

 

松本想起一個月前的中午,也許是盛夏暑氣逼人,一切都顯得那麼不真實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叮咚ー叮咚ー

 

松本潤站在行風館前,剛擦乾的手心竟又冒出了一層薄汗,胡亂地往牛仔褲搓了搓。聽說第一印象特別重要,待會千萬別失禮了去。

 

隨着咔嚓一聲,門開了。

松本覺得自己整顆快要跳出來的心,都被眼前這個陽光得過份的大男孩硬生生給塞回去。

 

「你一定是松本潤了吧!」

 

用大男孩來形容面前的人似乎總不太恰當,畢竟作為國家首屈一指的特別行動小組,可說是每個魔法使夢寐以求進入的隊伍,應該要用點什麼有氣勢的詞來形容他們才對...

 

「對了,我叫相葉雅紀,」那個笑起來滿臉摺子的人邊說邊把松本領進門,「是木系魔法師,主要是負責治療魔法的,松潤的專攻是什麼﹖」

當松本正想說相葉看起來很適合治療魔法的時候,一個坐墊高速飛過來,正中相葉的後腦。

「笨蛋你少給我亂叫一通﹗」貓唇少年用特有小尖嗓朝相葉大喊,然後望向松本莞爾一笑,「喲,J,好久不見﹗」

「Nino﹗」二宮是松本在訓練學校的學長,但自二宮畢業以後,兩人便失去了聯絡,現在再次相遇,更叫松本喜出望外。

漠視了相葉那句「Nino不也在亂叫嗎﹖」的呢喃,二宮對松本說,「聽說有個優秀的畢業生要來我們組,我便猜到是你了。」

「土系魔法使松本潤,擅長機械操縱和戰略部署,我說得沒有錯吧﹖」單人沙發上坐著的人散發著貴公子般的氣場,舉手投足皆儒雅得很,「我是櫻井翔,請多多指教。」

「櫻井桑?!」松本聽到櫻井的名字像是短路了一樣,眼前的人正是訓練學校的傳說,精英之中的精英,想不到自己居然有機會能跟他共事,差點連話都說不好,「請多多指教!」

「其實你也不用太見外啦……」櫻井笑著拍了拍松本的肩膀,露出了有點像倉鼠的門牙,「我先帶你參觀一下宿舍吧﹗」

把松本領到二樓的房間放好行李以後,櫻井略略的跟他介紹了洗手間和浴室的位置,如果要說這裡跟一般的宿舍有什麼不同,大概就是有個大得不像話的書房連作戰會議室,以及一間不算很大,裡面放著幾台看起來非常精密厲害的電腦,主要是二宮在使用的情報收集室。

「還有,」在屋裡繞了一個圈以後,櫻井帶松本走回了客廳,二宮跟相葉坐了三人沙發上,好像在連線打遊戲,沙發旁邊靠近陽台的地方有一張跟屋子整體感覺不太搭的吊椅,「這是我們的Leader,大野智……智君?!」

在櫻井無奈卻又帶點寵溺的聲線下,松本順著櫻井的視線看向吊椅的方向,陽光輕柔地灑了進來,吊椅上的人正舒服地在睡午覺,在椅罩的陰影下,依舊清楚看到裡面的人清秀的五官,看到一半的畫冊隨意搭了在大腿上,整個畫面就跟那人身上的水藍色毛衣一樣柔和。

「嗯……」大概是聽到了動靜,大野緩緩睜開眼睛又申了個懶腰,看到眼前的松本以後,便朝他軟綿綿地笑了,「松本君來了,歡迎你加入嵐隊﹗」

松本看著眼前的大野不禁覺得有點奇怪,在戰場上所向披靡的嵐隊,Leader居然是個看起來那麼溫柔的人,甚至忍不住覺得他有點可愛。

 

這個人,真的是Leader嗎?

 

「那個……」松本輕聲問身旁的櫻井,「大野君也會治療魔法嗎﹖」

「不,」櫻井了然的笑笑,「智君只是單純的會散發負離子而已。」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松潤—」不遠處的叫喊讓松本方回過神來,原來在自己發呆的時間,不自覺就被大家拋離了。「快點過來吧,我們快餓壞了!」

「來了!」

评论

热度(33)